首页 >> 地方 >>红色梁山 >> 第二十九回 堡垒村中流成砥柱 县委垮不垮王芝茂
详细内容

第二十九回 堡垒村中流成砥柱 县委垮不垮王芝茂

时间:2022-06-26     作者:王世会 来源:新中华报(社)传媒集团国训网【原创】

党旗烽火王芝茂

——山东梁山八路军老战士王忠口述王芝茂村党建和抗战史


第二十九回   堡垒村中流成砥柱   县委垮不垮王芝茂


话说鬼子对昆山县多次扫荡,把县委、区委都给冲垮了,很多村支部也瘫痪了,不少党员害怕日伪的高压,也纷纷脱党。整个昆山县完全在日伪的恐怖统治之下。

昆山县委在突破一次日伪的围歼中,县委多人牺牲,没突出去的其他人,或被俘,或受伤,或被冲散,形势十分严峻。

县委秘书杨伟明在突围中中弹倒地,浑身是血,鬼子以为他死了,便放过了他。夜里,杨伟明醒了,他想:得找个地方包扎一下,弄口热饭吃,到哪去呢,他首先想到王芝茂村,想到贾桂存。我要到王芝茂贾大娘家去,他一定会舍命救我。

杨伟明艰难的站起来,手捂伤口,半走半爬地摸到贾挂存家。

贾桂存在家里听见拍门声,她一折身坐起来,凭直感是自己的同志来了,她马上穿好衣服,打开大门问:“谁呀,这么晚了。”

“贾大娘,是我,杨伟明,我受伤了,你救救我吧。”

贾桂存一听是杨伟明,忙扶起他来,“哎呀,杨秘书,你也遭难了,不是说都突围出去了吗?哎呀,你伤的这么重,快进屋。”

贾桂存连背带扶,把杨伟明搀进屋里,让他在坑上躺好,忙找新白布撕成条给杨伟明包扎,只见杨伟明头上身上都有伤,血一股股的渗出来,贾桂存忙用盐水清掉伤口上的脏物,然后涂上刀枪药,再用布条细细缠起来,包扎好了,她让杨伟明躺好,赶紧把坑烧热。又忙从面缸里舀出多半碗面,麻利的做了碗鸡蛋瘩瘩汤,让杨伟明喝下。

贾桂存看杨伟明狼吞虎咽的样子,笑了,“看你吃相,伤的不重,十天半月的准好,吃饱了,好好睡一觉,天亮了,我与支部商量一下,去找医生给你疗伤。”

杨伟明咧嘴笑笑,放心的呼呼大睡了下去。

第二天,杨伟明睁开眼,天已晌午了,自己坑前坐着的是支部书记王继合,支委李文轩、王守己。

杨伟明见到这些人,都是非常熟悉的老同志,心里很激动,眼里泛出泪光。他想说点什么,贾桂存止住他。

“杨秘书,你受伤重,少说点话吧,我们刚开了会,决定不管形势多险恶,我们王芝茂村的党支部决不会停止抗日,不论哪里的党组织散了,我们的党组织决不散,不管什么级别的党组织没了,我们村的党组织绝不会没有,我们一定当一个永远不会被敌人摧垮的抗日堡垒”。

杨伟明说:“好,好,咱们只要基层组织在,基层党员在,就不愁区委、县委不能恢复重建!如果我们的基层组织垮了,党员垮了,我们就是有区委,有县委,又有啥用呢?那不是无根之木吗?”

大家听了,感叹了一会儿。

杨伟明又说:“我受伤后,其实离其他村更近,但我还是艰难地摸到你们村里来,摸到贾大娘家,我从心底里信任你们这儿。”说着杨伟明呜呜咽咽地哭了起来。

大家忙劝住杨伟明。

这时,西戚村的医生到了,给杨伟明细细察看了伤情,重又涂上药,包扎了伤口,杨伟明感觉好多了。

因为日伪扫荡刚过,家家缺食少粮,杨伟明呆在贾桂存一家负担太重,支委几个人便轮流一家四天,负担杨伟明的吃用。

期间,被打散的县、区政府人员,县大队、区小队的掉队人员,大多到王芝茂村打听县委消息,留下自己的地址和姓名,盼望尽快与上级党组织取得联系,尽快归队。

这些散落人员,都对王芝茂村的党组织有着深深的信赖。

杨伟明的伤还没完全好,冀鲁豫边区派出的武装工作队“昆张支队”也开到了昆山县王芝茂村附近,他们是为了恢复了昆张地区的根据地,专门组织的精干小分队,这支小分队140余人,队长叫吴忠,指导员邵子言。

吴忠二十多岁的年纪,四川人,随红军长征到延安,后来到山东,在杨勇独立团任排长,与王芝茂的村民都很熟悉,由于多次住贾桂存家,他对贾大娘这个热心人更觉亲切。

“昆张支队”的突然到来,王芝茂的党支部是又惊又喜,惊的是先前没有一点儿信息,说来一百多人的队伍就来了,喜的是一年多没大部队撑腰,眼看着日伪在跟前嚣张,基层的抗日群众只能忍气吞声默默承受,这下好了,主心骨来了,能不喜吗?!

部队这次到村上,有两件事。一是部队连续战斗好几天,累了,今天到堡垒村好好睡一觉。二是请村上给补助1300斤军粮小米。

因为形势险恶,区、县政府都垮了,军队的补给只能找堡垒村设法解决。

支部马上安排李文轩、王万安负责筹集军粮,碾好,确保明晚让部队带走。王继合、贾桂存负责号房子,安排部队住宿,组织民兵站岗保卫。

村上一直有筹备军粮的措施,所以这1300斤小米并不是难办的事。

原来为了方便八路军用粮,在王芝茂的七户堡垒户中,共存了两三千斤的谷子和小米,现成的小米有800斤,还需再碾500斤小米,一天碾完。

四人分头去做,有条不紊。

吴忠、邵子言仍住贾桂存这老房东家。

贾桂存给二人烧好洗脚水,看着他俩洗脚,便聊了起来。

贾桂存说:“前段时间,有一队八路军部队在这一带活动,结果没存住脚,让日伪给撵出去了。俺这边很多的村庄党组织都瘫痪了,怕日伪报复,也不敢接近八路军,有的村还驱赶八路军,你说这形势怎么变得这么坏了。”

吴忠说:“是啊,这几次鬼子大扫荡,我们损失很大,原先的根据地,现在都成了沦陷区了。但我们不能认输啊,大部队过来不方便,我们就组织这小部队,人员都是精选的,武器也配备很强,我们就像孙悟空一样,钻进日伪的肚子里打他们,把我们的抗日根据地再恢复起来,把我们的各级政府再恢复起来。我们这支小部队今后主要就在昆山、张秋两县打鬼子,所以我们就叫“昆张支队”。

贾桂存说,“那感情好,我们就盼这一天了。咱部队上有啥需要我老婆子帮忙的,你们二位尽管说。”

吴忠说:“咱们以后就一块儿战斗了,麻烦您的时候多着呢。但有时我们也有顾虑,怕给你们引来鬼子,让您和乡亲们遭罪。”

    贾桂存说:“我们不怕遭罪,鬼子汉奸已扫荡我们村多次了,我们怕了吗?没怕!反而是我们越来越坚强,越来越知道怎样与鬼子战斗了。”

贾桂存见吴忠、邵子言都穿着棉袍子,戴着瓜皮帽,一身老百姓的装束,看着战士们也都穿老百姓的服装,便问:“二位,咱们八路军咋换装了,穿军装多帅气。”

“军装太显眼,这样便于隐蔽,我们只有先保存好自己,才能多杀鬼子。”

天色不早,吴忠他们安稳的睡去。贾桂存忙赶去帮助碾米。

“昆张支队”在王芝茂村稳稳当当的住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一黑,“昆张支队”带上补充的1300斤小米,匆匆又上路了。

贾桂存看着战士们远去的身影,嘴里喃喃的说:“这些孩子们年轻轻的多不容易,吃不好,睡不安的,抗战胜利,快些到来吧。”


第二十九回插图.png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三十多个“昆张支队”的战士,突然又来到了贾桂存家里,带头的是头几年跟着吴忠当警卫员的小陈——陈永清,他当年也常住贾桂存家,与贾桂存很熟。

“小陈同志,你咋来了,还带不少人?”

“贾大娘,我们遇上事了,我们打仗时与我们吴忠队长领的大部队失散了。”

“哦,还有这事啊,那咋办?”

“这不是来找你了吗?”

“那快进院,先喝水吃东西,我马上给支部打招呼去。”

贾桂存一溜烟去支部汇报了。

支部一班人很快聚到了贾桂存的院子里。

小陈已是八路军的排长了,他和村支部一班人也很熟,小陈向大家说了与大部队失散的经过。

“当时在张桥村与日伪军遭遇,日伪300多人拦腰把我们“昆张支队”冲断为两截,敌我双方一阵乱打,最后我们排跟大部队失去联系了。我们觉得先来王芝茂歇歇脚,然后再与村支部联手,寻找大部队。”

支部一商议,决定部队先在村里住下,青年抗日先锋队与战士一同站岗,伙食由村上解决。然后派出党员和可靠的村民四散出去,打探大部队消息。

贾桂存挎上要饭篮子,打扮成要饭婆子也急匆匆的出门了。

一连四天,没探回来任何消息。

这四天里,小陈带部队在王芝茂住了两天,然后就在附近基础好的村庄轮住。

第五天,贾桂存刚要出门,顶头碰见一个年轻人径直走进院子,年轻人见面就叫:“贾大娘”。

贾桂存仔细瞅瞅,认出是前几天给吴忠一块住到他家的通讯员张传水。

“小张,你不跟吴忠队长当通讯员吗,怎么自己来了?”

张传水说:“贾大娘,我是来找人的。”

“找谁”。

张传水低声附在贾桂存的耳旁,“我们丢了一个排的战士,吴忠队长让我到您这里,帮我们找一找。”

贾桂存一拍大腿,“哎呀,慌慌不如冷等,早知你上门来找,我们何必跑三四天。你们那一个排的战士,就在王芝茂,我去给你叫来。你先在这里喝水歇脚,我很快就来。”

贾桂存马上给支部打了招呼,支部马上派个腿快的,到邻村把陈永清领了过来。

陈永清和张传水手握在一起,十分激动。

贾桂存、王继合等人,则笑嘻嘻的十分开心。

小陈带队刚走没两天,昆山县委的敌工部长杨岗又来到了王芝茂村。他落脚在王守己家里,他是来王芝茂打听县委失散人员情况的。

王继合把这段时间失散人员的登记情况报给了杨岗。杨岗看后,心里很有感触,他说:“别人说你们支部是堡垒支部,县委垮了,你们支部不垮;区委垮了,你们支部不垮;其他村支部垮了,你们支部仍然不垮。就连部队打散了,都让你们支部帮助寻找。你们的工作,真扎实呀。”

正说着话,村民过来报信儿,一队汉奸朝着王芝茂来了,已到村头了。

杨岗想冲出去,王守己和王继合说:“不行,你一到街上,正巧被抓住就麻烦了,在这里躲一躲吧,你把枪给我,我给你藏起来。”

王守己忙把杨岗藏到自己小仓库的杂物后,又从墙角处把一挂蜘蛛网挂在这些杂物上。

说来也巧,那蜘蛛见自己的网碰坏了,便忙不迭地又织了起来。

王守己的父亲王继祖已近80高龄了,他搬一把躺椅躺坐在小库房的门口,哼哼唧唧的装病。

不一会儿,几名汉奸闯进院里,恶狠狠问守己:“有生人进来不。”

王守己说:“没生人来,老父亲正有病,自己开了药方,正想去抓药哩。”

王继祖躺在躺椅上,故意哎哎吆吆的,装的很难受,催王守己赶紧抓药去。

汉奸们在院子里搜了一圈,没看见人,看看小库房屋里堆满了杂物,蜘蛛网挂在上面,不象有人进的样子。

老爷子还有病,叽叽歪歪的,不象家里藏着生人。

这些汉奸没查出生人来,摔摔打打的去下一家搜查了。

半晌过去,村上又报信说汉奸们走了,杨岗从小库房的杂物里钻出来,抖掉身上的蜘蛛网。

王守己说:“表弟,你真是大富大贵的命,你遇难竟有蜘蛛给你织网护你,正如这戏词所说,咱这是天生的富贵命,飞禽走兽护我行。说不定将来能当大官哩。”

杨岗说:“这封建迷信你也信,我只信你爷俩掩护我,咱们是老亲,我就不多说感谢的话了。”

杨岗在王守己家吃过饭,便急匆匆赶往下一个村去了。

口述:王忠      整理/插图:王世会   编审:杜宏伟   张心阔


新闻观察员开班报名中.jpg


转载声明

《党旗烽火王芝茂》作者授权山东省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文化发展中心全权负责网络媒体发布。

《党旗烽火王芝茂》由国训网-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网独家首发,如需转载,请联络授权事宜。联系电话:0531-81760049  联系人:张主任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新中华报(社)传媒集团

山东省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文化发展中心

2022年5月31日  


国训网(新时代爱国主义教育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

国家工信部备案号:鲁ICP备20015271号-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鲁网文〔2020〕 号
全国互联网信息与新闻编辑合格证新教培证字〔2011〕第 1879 号

山东省网络文化内容审核人员证书鲁文审字〔2020〕 号

鲁公网安备 37010402000895号



技术支持: 全企网 | 管理登录
返回顶部 seo seo